张江高科

中国·上海

电子邮件

admin@5g.cn

业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上午10点至下午3点

标题

Autem vel eum iriure dolor in hendrerit in vulputate velit esse molestie consequat, vel illum dolore eu feugiat nulla facilisis at vero eros et dolore feugait

近距离感受欧洲对5G的期待 更关注技术成本而非政治

【环球时报赴欧洲特派记者 范凌志 陈青青】2019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日前在巴塞罗那落幕。如果在搜索引擎里输入“MWC,5G(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瞬间出来7000多万条结果。当部分美国媒体提到“5G”就是针对华为的质疑和围堵时,欧洲人到底怎么看中国企业的5G技术?《环球时报》记者通过近日在西班牙、意大利和德国的走访发现,绝大多数欧洲国家政府、运营商和民众对中国企业5G技术的考量与美国不同,更趋于理性,或者说欧洲人更多关注技术与成本,而非政治。在欧洲街头,一些路人提到“中国5G”,总会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开心地“秀”一下:“我有一款HUA WEI!”

5G折叠屏,意大利人太好奇了

华为2月24日在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发布的5G折叠屏手机HUAWEI Mate X让不少欧洲人心里直痒痒。2月28日早上,当《环球时报》记者走进位于意大利米兰的华为欧洲首家高级体验店时,店员劳拉正在打理这家由意大利设计师伊莎贝拉·拉齐尼精心雕琢的店面。劳拉告诉记者:“这几天不断有人来问,人们太好奇它是什么样的了。”

同样,国际通信巨头及各大运营商早已等候在5G即将打开的“大门”前:在2400家企业参展的“巴展”上,如果想找到一个没有5G字样的招牌,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而这其中也包括多家中国厂商。随着华为5G相关产品的闪耀登场,就像这款能折叠的手机一样,欧洲消费者把心里的中国品牌印象与高端货的定义严丝合缝地“折叠”在一起。以至于相比于艰深的5G技术,欧洲普通民众更喜欢讨论魔法一样的屏幕和不菲的价格,这样的话题似乎更“刺激”。

欧洲各国正在积极研究适合自己本国国情的“5G路线图”。2018年10月,意大利经济发展部宣布5G频谱拍卖正式结束,交易额为65.5亿欧元,比最初设定的底价高出40亿欧元。而德国联邦网络局(BNetzA)已向竞标者提出构建5G网络所必须满足的条件,如到2022年底以至少100兆/秒覆盖德国各联邦州至少98%的家庭、网络延迟不超过10毫秒等。

“我想华为是第一个能把5G做到最好的公司,他们一直在创新,所以在5G上也不会落后。”在德国杜塞尔多夫一家英国运营商O2的通信商店,店员巴哈尔·埃罗格这样和《环球时报》记者谈起自己的看法。她还表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些网络的区别是什么,但还是会有人来问,我的网为什么这么慢?我比较喜欢用手机发信息、和家人视频,所以我还挺期待用5G的,因为上网的速度快,质量高。”

迎接5G,欧洲存在哪些瓶颈?

如果认为欧洲生活水准高,通信服务体验也差不到哪儿去,那就大错特错了。在《环球时报》记者从杜塞尔多夫机场驶往市区的出租车上,手机左上角不断切换的“3G”“4G”图标,以及微信界面不停转动的“连接中”提示令人困惑不已。要知道,众多国际通信巨头都来“安营扎寨”的杜塞尔多夫可是德国通信业的重镇。记者从对华为德国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承东的采访中找到原因,他表示:“德国的站点获取的成本非常高,新站点的审批过程也很长。”

“德国的基础设施发展得比较早,但发展得早也会有‘历史的包袱’。”王承东说,比如德国的管线铺设得很好,它的光纤布放就慢了,而在这方面中国有“后发优势”。他进一步解释说:“我们的楼都是最近二三十年新盖的,入户全是光纤,可是德国的楼都是六七十年甚至上百年前盖的,要做光纤改造成本非常高。在无线通信方面,德国是最早发布4G业务的国家之一,但同中国相比,德国在基站的数量,尤其在楼宇、偏远地区覆盖方面,与中国还是有差距。”

同属欧盟重要国家的意大利也有类似现象,而且在光纤入户方面的劣势更明显。华为意大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缪晓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专门列出一组数据:“意大利移动业务的渗透率已达到140%了,也就是说,这个国家6000万人,但有8400万个移动用户,这意味着将近一半的人都有两张或两张以上的SIM卡。但全意大利的2300万个家庭,真正实现光纤入户的只有不到500万户,这是限制意大利信息和通信技术产业发展的瓶颈。”

缪晓阳提到,西班牙曾宣布2020年要成为全光纤覆盖国家,欧洲很多国家都有这样的计划,但意大利可能要晚2到3年左右的时间。他认为:“这是一个劣势,但劣势也意味着机遇,因为政府和运营商将会持续做这方面的投资。”

“实际上,德国在5G建设上还没有很明确的时间表。”华为德国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沃尔特·哈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德国的5G发展主要是由私营企业、电信运营商驱动的。他表示:“有没有比较好的商业应用的场景?在哪些方面可以投资?哪些应用是可行的?这些都是各大运营商要考虑的问题。目前这些争议导致没有清晰的政策出台,使得我们比中国和韩国都落后一些。”

对5G在欧洲的布局,华为有清晰的步骤。华为无线终端芯片业务部的副总经理王孝斌强调,5G网络部署是有节奏的,5G建设初期以城市部署为主,比如英国、法国等国家会优先在重点城市部署。在华为对外发布5G折叠屏手机后,王孝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会把5G手机和客户终端设备都准备好。运营商可以使用我们的终端去测试,当5G网络成熟度更高的时候,5G手机各种形态就会发展起来,而5G折叠手机就是一个起始点。”

据王承东介绍,考虑到欧洲国家的特点,华为从技术上研究了一些解决方案,比如针对站点获取手续繁琐,华为就提出“极简化站点选择”。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把微波和天线合在一起,设备体积越来越小,甚至能挂在杆上,就不用专门租一块地,施工起来占地也小,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给客户解决实实在在的问题。”

5G,将是欧洲工业生产催化剂

14年前,华为意大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缪晓阳曾在非洲工作,当时有当地人问他:“为什么一定要有3G?”缪晓阳饶有兴致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那时我做的是非洲第一张3G网络,没人知道3G到底有什么用。我告诉他,‘我们可以给你提供视频通话服务’。他又问,‘为什么需要视频通话呢?我跟家人发个短信、打个电话就够了,我不需要视频通话’。”而现在,便捷的视频通话已成为人们非常普通的一种交流方式。回想这段往事,缪晓阳觉得像在回味昨晚看到的一场精彩又发人深省的喜剧:“当你面对一个新生事物的时候,总是站在当下去看未来,觉得很模糊,不晓得未来是什么样,这是很正常的情况。”

14年后,相同的问题也出现了,有人会问:通信基础设施不算最好,但也绝对不弱的欧洲为什么需要5G?在巴塞罗那街头,《环球时报》记者走进运营商Orange和沃达丰的营业店,遇到的场景是一样的——他们更热衷于推销当下的套餐捆绑手机,当问起5G商用时,店员们似乎在谈论一场下个世纪才会举办的球赛:“可能很快,也可能得到明年吧,现在的4G也很好用,不是吗?”

“对德国来说,5G最大的价值将体现在传统工业的升级改造。”对5G的必要性问题,王承东的回答很干脆。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3G时代带来智能机,那时候我们在玩植物大战僵尸、切水果、愤怒的小鸟,是吧?4G时代给这个行业带来的最大变化,我觉得当数以电子商务为代表的一系列共享应用。5G的超宽带、低时延和超大密度宽带连接,将发挥它独特的优势。这方面德国有最好的条件。德国工业实力将会让5G充分展示其技术的潜在价值。”

缪晓阳给记者举了一个最具“意大利味”的例子:“意大利某些奢侈品牌,你知道它的模式是什么样吗?想要成为品牌的代理商,得先预付款50%,提货前全部付清。所以想想看,整个流通环节成本是极高的,再加上本身高端的品牌溢价,最后都要消费者来买单。5G时代将不再是这种模式,你一个需求过去,就会触发工厂生产,中间所有环节全部都被扁平化掉,5G将是工业生产的催化剂。”

谈5G安全,欧洲比美国理性

近来,美国一直在对中国企业5G技术的“安全性”进行无端指责。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近日称,一个美国代表团在巴塞罗那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期间奋力游说欧洲各国政府及私营公司,试图阻止它们采用华为的5G移动通信技术。不过,从《环球时报》记者在大会现场的观察看,人们的注意力似乎更多集中在“中国的5G技术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上。由于前来参观的客户众多,华为展厅的讲解员明显“供不应求”。

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期间,运营商沃达丰在加泰罗尼亚广场、格拉西亚大道和华为联合实现了5G网络C-Band带宽频段的商用测试。作为华为在欧洲最主要的合作伙伴,沃达丰CEO尼克·里德也在此前回复《环球时报》记者询问时说,5G网络建设以及欧洲主要运营商同华为的合作,仍应回归到事实和技术的层面来评估。这次在巴塞罗那,他也公开表示,“美国要求规避使用华为产品,那么美国应拿出证据给欧洲看看”。他认为,如果将华为排除在外,将会对通信行业带来巨大影响,导致欧洲的5G网络建设延迟。

“安装后门?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跟我们所有的客户交谈,那些了解网络运行方式、网络如何构建以及安全概念的人只会摇头,没准还会说,‘我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因为它太愚蠢了’。”华为德国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沃尔特·哈斯这样回答外界针对华为安全性的“杂音”。他一连用了四个“一无所知”来表达自己的不快:“谣言的成本是零,让我们来看看那些正在谈论‘安全’的人,他们对电信行业一无所知,他们对我们一无所知,对我们的产品一无所知,对我们客户的网络一无所知。”

“意大利在5G的方向上看得还是很准的。”缪晓阳开玩笑说,“要想富先修路”这个道理意大利人也明白。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意大利出台了很多鼓励或引导性政策,为什么华为也非常积极地进行呼应?因为我们认为当地政策方向把握得很好。”

王承东认为,安全标准应当是面向整个行业,不是只针对某一家企业,在安全问题上德国人跟美国关注的角度不一样。他以德国为例说:“德国人没有说谁安全谁不安全,或者哪个国家的安全哪个国家的不安全。德国人最早讲的就是不会排除任何厂家,然后是提升安全标准,因为5G承载的内容比以前更多了,对安全性的要求会更高。德国人惯有理性的思维,在认识问题上更务实一点,更容易找到解决方案,而不是像某些国家先是以政治立场为主。”

来源:环球时报

admin

发表评论